亚搏App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亚搏App资讯 > 毛振华:抓住窗口期,化解当前面临的三重挑战

毛振华:抓住窗口期,化解当前面临的三重挑战

发布人:亚搏App信国际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3-12     浏览次数:3558次

        3月5日,由亚搏App、中国宏观经济论坛、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、北京市董辅礽经济科学发展基金会共同主办的“2021年亚布力金融论坛:大变局、后疫情背景下的2021年展望”在黑龙江亚布力举行。亚搏App信集团创始人、亚搏App信国际首席经济学家、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教授作开幕致辞。下文系根据毛振华教授论坛发言整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这个亚布力金融论坛是小亚布力论坛。亚布力企业家论坛我们都知道,是一个思想交集的论坛。马云在海内外多个场合说过“亚布力的思想,就像亚布力的雪花一样自由飘洒”。在亚布力,我们不仅能感受到思想的碰撞,还能感受到滑雪的激情。今天在漫天雪花的亚布力欢聚的朋友,有的来自樱花盛开的武汉,有的来自烟花三月的江南,当然还有未参加两会的北京朋友。我们此刻所享受的这一切,都是国家快速发展的成果。

我是一位从企业家转型的学者,也是一位滑雪发烧友。在同各行各业朋友交流的过程中,我始终倡导建立学习性的组织。在娱乐、感受大自然和感受社会变化的过程中,我们的相会一定要相互学习,而不是简单的、没有思考的聚会。我们在亚布力的每一次相会都有一个学习主题,这次的主题就是“大变局、后疫情背景下的2021年展望”。昨天我同琦伟兄讨论,他说每一次的小亚布力论坛名称都不一样,今年是金融论坛,以前也叫过亚搏App风险论坛等,他建议给论坛取一个具有特色的名字。今天是惊蛰,仲春开始,亚布力迎来一场“粉雪”。为此,我宣布,以后这个小论坛就起名为“亚布力春雪论坛”,未来不仅设置经济金融议题,还可以探讨科技发展、艺术、文学历史等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开场致辞,我就抛砖引玉,谈一下对中国经济的看法。在经历了2020年这一特殊的大疫之年后,2021年中国经济面临三重挑战,不过仍存在三大特殊窗口期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前中国经济面临三大挑战

        新冠疫情是中国在2020年面临的重要挑战,也是人类社会历史上的新挑战。新冠疫情首先在国内爆发,即便不是新冠的患者,但在全国疫情的防控下,我国的每一个人、每一个组织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,当然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全世界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组织。经历疫情之后,我们再一次深刻地理解到,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非常渺小的,人类的发展必须遵循自然规律。疫情首先冲击了国内经济,这一点我作为湖北人深有感触,一季度湖北的GDP同比下降接近40%,超过了我国建国以来受到的所有危机的冲击。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每个人都深有体会,在此我就不再赘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挑战就是中美变局。2018年中美贸易战后我开始重点研究中美关系,对中美关系的变化也有切身感受。2015年我作为国内智库代表团的一员赴美交流,当时美国社会对中国的态度以遏制为主,但仍有分歧;2018年,我再次作为国内智库代表团成员访美时,发现遏制中国已经形成了美国全社会的共识,两党在中国问题上已经达到了高度一致。访美结束后我得出了一个观点,就是中美关系演变将遵循“三部曲”,美国的终极目标就是对华冷战,拉拢其盟国对华建立铁幕,隔绝各个国家同中国的关系,遏制中国的发展,中美贸易战正是美国遏制中国的“前哨战”。能不能破解美国成功拉拢其盟国同我国脱钩是避免冷战的关键。在疫情爆发初期,美国以前所未有的手段在最大程度上切断了同中国的联系,采取了切断人流和物流、撤侨等手段。在后来欧洲疫情严重程度远超我国疫情的时候,美国都没有采取类似的措施。对此我的观点是:美国在借疫情做一次压力测试,测试美国同中国脱钩需要付出多少成本,并将这个结果展示给全球尤其是其盟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个挑战是国内金融体系风险的累积。2008年以来美国金融危机波及全球,全球大多数国家都受到了巨大冲击,各主要经济体均开启了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。受金融危机冲击较小的中国,也采取了类似宽松政策,导致债务风险大幅上升。各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在不到十年时间内快速上升,上升速度远超主要国家同期水平。在高杠杆高债务风险压力下,2016年中国宏观调控中心有所调整,转向了防风险。但2018年爆发的中美贸易战打乱了这一进程,宏观政策被迫转向为以稳增长为主。2020年,在疫情冲击下,稳增长底线进一步下调,导致债务风险累积再度加快,债务压力高位上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压力之下仍存在三大窗口期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我国面临着严峻挑战,但是中国经济发展仍有三大重要窗口期。如果及时地抓住了窗口期,我们就有机会化解三大挑战,实现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窗口期是疫情下错峰发展的窗口期。疫情初期虽然中国付出了看似高昂的代价,但是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以及海外绝大多数国家防疫不力,其他国家承担着更高成本。从2020年主要国家的经济增速就可以看出,中国是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,欧美经济陷入衰退。2020年,我国GDP占美国GDP比重首次超过70%,疫情后中美经济总量的差距或将进一步缩小,中国GDP总量大概率在2030年左右超过美国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我国疫情防控取得了巨大成功,但在对外交流方面不应过度强调制度优势,因为中国疫情防控的核心思想还是隔离。这一手段在110多年前东北被清朝的官员成功实施,而那时的清朝风雨飘摇,东北地区被日俄瓜分。抗疫的成功最根本的经验在于传统防疫手段的落实,在对外交流的过程中过分强调制度优势不仅不利于疫情防控,反而会造成双方在意识形态上的进一步对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窗口期是美国政府更替带来的窗口期。建制派的拜登政府在对付中国的手段上将更为有效,同时在对华关系上继承了特朗普的“遗产”。不过拜登政府仍需要收拾特朗普政府的烂摊子,重新加入各种组织,并需要遵循传统的规则。当前仍存在中美关系缓和的窗口期,我国需要利用好这个缓和期,强化同美国的联系。在这个缓和期中,明确双方关切的核心利益很有必要,比如我国的领土、产业链安全和海上生命线等问题都是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让步的。而在美国关切的其核心利益中,可以在我国的一些非核心利益方面作出让步,尽量不触碰到美国的敏感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个窗口期是当前我国宏观调控政策调整带来的窗口期。金融风险的形成、爆发和缓释都需要一定的时间,如果能够在爆发前争取到足够的缓释时间,那么就能够有效遏制金融风险。疫情爆发后,全球范围内均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政策,而我国的货币政策较为克制:疫情期货币政策更为注重精准导向,在经济步入正轨后,超常规的宽松货币政策又开始了有序的退出进程。因此,当前虽然金融风险持续累积,但克制的货币政策为化解风险预留了一定的时间与空间。